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 信息列表军事新闻

泰达宏利基金“明星缺失”无人押阵 QDII基金经理转型凸显水土不

发布日期:2021-09-10 15:04   来源:未知   阅读:

  发行火热的大背景下,目前面临尽快转型的当务之急,然而缺乏一位权益明星却成为其“痛点”。

  春节长假后,牛年公募基金发行爆款大战正式点燃,嘉实明星基金经理洪流新品募集超过300亿正式打响第一枪,广发、鹏华、华安等头部公募也密集上档发行新品,而非头部公募的泰达宏利基金也顺势推出牛年首只产品。

  资料显示,自2月24日开始,由吴华挂帅的泰达宏利消费服务开始募集,这位此前已经管理4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在去年12月31日时,所管产品规模却仅有29.02亿元,从4只产品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看,目前表现平平,特别是管理时间将近6年的泰达宏利复兴年内业绩回报甚至为负,如此情况下,由其挂帅来为公司竞争主动权益新品爆款,预期很难乐观。此外,公司的海归基金经理师婧从管理QDII基金转向A股基金后,收效也不佳。作为一家固收强权益弱的老牌基金公司,在权益产品发行火爆背景下,正面临着转型阵痛。

  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末,泰达宏利基金总资产在基金公司规模排名中位列第65位,同比下降9位。虽然其全部资产合计小幅上升,但若单看非货基资产规模,则去年四季度末下降了大约15亿元。

  从权益、固收两大类产品看,固定收益一方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按照2020年末不同份额分开统计的数据,公司惟一规模超过百亿元的是一只货币型基金产品。同时,规模榜上排在二到五位的产品也被债券型基金所包揽。而在权益类基金中,排名最高的泰达宏利市值优选规模也仅11.85亿元。

  或许是意识到公司权益产品相对薄弱的事实,在2020年内地公募爆款大战中,泰达宏利基金有意识地增加权益类产品的发行,分别发行成立了泰达宏利消费行业量化、泰达养老2040、泰达价值长青、泰达宏利高研发创新6个月四只产品,可从发行募集成绩看,四只产品均与同行的爆款首发规模相差甚远。以最新基金规模看,泰达价值长青的两类份额合计规模在去年末约为6.42亿元,而这已经是几只产品中表现最好的。对此情况,基金公司或许可以以几只产品相对偏权益低风险属性不受宠作为解释理由,但公司长期在渠道和基民中给人以股弱债强的印象或许才是新品募集效果不佳的主因。

  “虽然公司去年权益类产品业绩不错,但是拉长周期看整体水平一般。从销售的角度看,或许由于此前业绩的平庸导致其在去年不敢发力,从而影响了整体的规模。”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陈亮亮如是分析。

  从存续产品端来看,《红周刊》记者发现,公司仅有泰达宏利市值优选、复兴伟业、效率优选3只产品的规模突破了10亿元,而最新规模不到1亿份的权益类产品则包括了泰达宏利红利先锋、领先中小盘、蓝筹价值、睿智稳健、品质生活等大约10只产品。其中,成立时间最早的一只是成立于2009年的泰达宏利品质生活。

  Wind资讯数据显示,泰达宏利品质生活规模历史上也曾有过突破6亿元的光辉时刻,但是近两年却基本维持在1亿元以内艰难生存,规模的大幅回撤自然和长期业绩表现平平有关。最新的年化收益显示,该基金的年化收益仅约为3.55%,在同类41只基金中排在倒数第三位。

  从基金选股角度来看,或许是由于权益部分的业绩比较基准对标沪深300,因此基金经理所重仓的全为投资者熟知的白马蓝筹股,但是投资上的布局或有瑕疵:首先,基金经理对于十大标的持股相对平均,这也导致即便单一标的涨幅出色,其对组合的贡献也是微弱,四季报中除第一大重仓中国中免超过6%外,其余重仓股的持股占比均不到5%;其次,基金经理重仓配置的保险类股票或多或少拖累了组合,最近一期财报中的中国平安和中国太保全年涨幅几乎为零。整体看,基金经理似乎倾向于平均化配置细分赛道龙头。

  在规模差强人意的背后,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业绩稳定性不好或许也是问题的主因之一。作为一家成立时间相对较长的基金公司,泰达宏利也曾出现过多位权益明星基金,但可惜的是,无论是早先的曾昭雄、李泽刚,还是后来的刘青山、梁辉,如今均已离开创立了自己的私募;而史博、吕越超、康赛波等昔日明星也改换了门庭。从这个现象看,该公司颇有些主动权益基金经理“黄埔军校”的味道。

  Wind数据显示,公司目前的现任权益基金经理有吴华、庄腾飞、张勋、王鹏、刘洋、刘欣、周琦凯、师婧、赖庆鑫、孟杰等人,表面看人数并不少,但问题却同样存在。单纯从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年限来看,记者发现,多数人任职时间都超过3年,除去主要管理被动指基的刘欣从业时间较长外,吴华和张勋两人在基金经理岗位上任职时间都超过6年,虽然两人尽管去年在管产品业绩尚可,但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尴尬。以吴华来看,在本周担纲管理新产品前,其去年也竞争过一次爆款基金经理了,去年6月24日成立的泰达价值长青两类份额合计的规模仅仅只有12.79亿份,四季度末的规模甚至缩水至4.90亿份,缩水了三分之二,陷入“赢了业绩输了规模”的怪圈。

  对于吴华,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指出:“从在管基金持仓看,在选股规模方面,他以大盘股为主;在财务资质方面,他选股以成长股为主。该基金经理在管基金中,规模较大的泰达宏利效率优选混合和泰达宏利复兴混合在任职期间的收益率均弱于同类平均,基金经理并不具备明星效应。”

  面临类似问题的还有任职时间超过6年的张勋。在他管理的五只基金中,有两只是去年4月中旬走马上任的,虽然至今管理不到1年的时间都实现了大约翻倍的优异成绩,但是其管理的产品最新规模却分别仅为3.60亿元和2.80亿元,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基金经理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是有限的。

  对比上述两位,泰达宏利主动权益团队中还有多位基金经理面临产品规模不济兼业绩惨淡情况。以周琦凯为例,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尽管周的累计任职时间已经超过5年半,但是目前最佳任职回报却为-18.24%。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其在管时间较长的泰达宏利成长上,基金经理在投资中的高换手问题暴露得比较明显。从该基金去年逐季十大重仓股来看,二季报到三季报时重叠的重仓股仅有四只,分别是纳思达、海信视像、京东方A和欣旺达;但是从三季报到四季报,该基金重叠的重仓股仅剩下,基金经理将另外9只重仓股完全更换。从二级市场走势看,确实在去年后三个季度持续上涨,作为隶属于细分赛道新能源锂电池领域的标的,基金经理重仓布局选对了风口,不过全年的涨幅也不过60%,考虑四季度末基金经理持有其的市值占净值比仅约为4.21%,对基金组合全年的贡献相对有限。

  此外,记者了解到,前几年公司的首席策略分析师庄腾飞经常出席各个场合代表公司发表策略,但或许是所管产品欠缺过硬业绩的缘故,近几年其似乎“低调”了许多,特别是去年全年并没有挂帅任职新的公募产品。“泰达宏利权益基金经理的普遍问题是业绩的持续性差,让人担心的是他们赚取超额收益的能力能否维持得住。”陈亮亮道出了问题的关键。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公司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队伍中,女将师婧显得较为特殊,因为作为海归基金经理的一员,她是从管理公司的QDII基金起步开始职业生涯的,但是从去年开始所新管的产品均为A股基金。

  这种转型显然并不是因为主动权益基金经理人手不够,某种程度上还是跟基金经理曾经的港股投资背景有关。天天基金网显示,她早年在新加坡的券商工作时曾经主要负责过中国香港地区以及亚洲二级市场的投资,如今港股投资在内地开通了港股通的基金中普遍占据相当比重,因此或许这也是她“被转型”的主因。

  无论是曾经管理的QDII基金还是如今在管的A股基金,她的业绩回报均缺乏亮点。目前,她在管的QDII基金是泰达宏利印度,同时在管的A股基金包括了泰达宏利品质生活、宏达混合和新起点混合三只,从四季报来看,《红周刊》记者并没有发现重仓股中有任何一只港股的身影。由此推断,其个人目前可能主要研究的领域在印度市场和A股市场。

  我们以其中任职回报相对较好的泰达宏利新起点为例,师婧目前管理该基金大约1年零1个月,最新录得的任职回报约为18.71%。在业绩回报不佳的背后,基金经理投资上也存在疑问点:基金的股票仓位呈现过山车般的起落,从去年的四份季报来看,基金的股票仓位从66.94%降至4.86%、然后又回升至36.51%,最终去年四季度的股票仓位定格在39.22%,对比全年业绩优异的主动权益类产品普遍股票仓位都在八成以上,这样仓位大幅波动的原因或许与彼时基金经理对疫情影响相关行业的担忧有关。

  顺理成章,由于整体仓位不高,基金经理对单一标的的持股比例也是极其有限,例如四季度的第一大重仓股的持仓市值占净值比仅为2.92%。作为灵活配置型基金,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仅设定了三成对标沪深300的股票仓位,某种程度上类似于是一只偏债混基。此外,由她和宁霄所共同搭档管理的泰达宏利宏达也属于偏债混基,这对于一位管理A股基金的“新人”来说,在结构性牛市中充分驰骋才能有望取得优异成绩,而较低的股票仓位限定束缚肯定不利于其充分发挥。

  “最大的问题在于基金经理的思路偏于保守,虽然所选的股票基本也都是沪深300的蓝筹标的股,不过配置的比例基本都在3%以内,明显是一种防御的思路。以及重债轻股的重大资产配置方向性失误,导致其吞下了业绩溃败的苦果。”程颖对于师婧如是评价。

  这种混乱的基金经理任用背后,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泰达宏利管理上的混乱,而这背后的缘由或与公司高管团队的频繁变更有关。2月23日,泰达宏利基金发布公告,新任命徐娇娇为督查长,总经理傅国庆将不再代任。

  对比来看,近些年来,公司总经理的更替如公司名字一样变更频繁。2008年的时任总经理是缪均伟,其本身出自于证监会系统,擅长于公司的规范化管理;在其之后登上总经理位置的是从基金经理上位的刘青山,但是刘并没有在这一位置待太长时间就选择奔私创立了清和泉;而在其之后原本是在泰达供职多年的老臣徐克磊呼声最高,但最终意外胜出的却是空降的新任总经理刘建,而徐克磊最终出走加盟上海天治基金;之后同样从泰达出走加盟上海基金公司出任高管的还有王彦杰。

  从刘建上任到2019年8月卸任,泰达宏利的总资产排名基本维持在50位一线日,中航基金公告刘建接任公司总经理一职。如是看来,泰达宏利等于曲线为多家公募基金公司培养了高管甚至总经理。而目前的现任总经理傅国庆出身于公司的财务总监,某种程度也是公司在总经理特长属性上的又一次“创新”。

  总的来看,公司虽然问题重重,但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也只能迎难而上。今年1月19日,泰达宏利发行成立了一只偏债混基泰达宏利波控回报12个月持有,但是双基金经理保驾护航下,也不过是仅仅募集了大约20亿元。在面对牛年更加激烈的新基金发行大战中,泰达宏利会选择如何出招儿呢?

  (本文已刊发于2月2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Power by DedeCms